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
《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》是唐代诗人杜甫创作的一首杂言古诗。这首诗可以分为三个部分。开头四句为第一部分,写刘单画毕《赤县图》后,又画山水屏障,扣题入笔。中间二十八句为第二部分,先是展开想象,盛赞刘单山水神奇不凡,然后具体描写画中情景之后,再赞刘单技艺超卓。最后四句为第三部分,表达自己由刘单山水屏障而产生的隐遁江湖之志。这首诗诗中有画,语言传神,或虚或实,波澜层出,笔力饱满,脉络分明。
基本信息
作者
杜甫
出处
《全唐诗》
朝代
唐代
查看更多
作品原文
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
堂上不合 生枫树,怪底 江山起烟雾。
闻君 扫却 赤县 图,乘兴遣画沧洲 趣。
画师亦无数,好手不可遇。
对此 融心神 ,知君 重毫素 。
岂但祁岳 与郑虔 ,笔迹 远过杨契丹 。
得非玄圃 裂,无乃萧湘 翻?
悄然 坐我天姥 下,耳边已似闻清猿 。
反思 前夜风雨急,乃是蒲城 鬼神入。
元气 淋漓障犹湿 ,真宰 上诉天应泣。
野亭春还 杂花远,渔翁暝 踏孤舟立。
沧浪 水深青溟 阔,欹 岸侧 岛秋毫末 。
不见湘妃 鼓瑟 时,至今斑竹临江活。
刘侯 天机 精,爱画入骨髓 。
处有两儿郎,挥洒 亦莫比 。
大儿聪明到 ,能添老树巅崖里。
小儿心孔开 ,貌 得山僧及童子。
若耶溪 ,云门寺 。
吾独胡为 在泥滓 ,青鞋布袜 从此始。  
注释译文
注释
1.山水障:即画有山水的屏障。
2.不合:不该。
3.底:什么,为什么。
4.君:指刘单。
5.扫却:画成。扫,有一挥而就的意思。
6.赤县:唐时京都所辖的县称赤县,此指奉先县。
7.沧洲:滨水之地,古时常用以称隐士居住的地方。
8.此:指山水障。
9.融心神:全副身心都用进画里,即呕心沥血作画。
10.重毫素:重视绘画,酷爱绘画。毫素,毛笔和素绢,都是用来绘画的。
11.祁岳:与杜甫同时的著名画家。《图绘宝鉴·补遗》说他“工山水”。
12.郑虔:杜甫好友。夏文彦图绘宝鉴》卷二说他“善画山水,山饶墨,树枝老硬”。
13.笔迹:指绘画技法。
14.杨契丹:隋朝名画家,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卷八说他官至上仪同,列为“上品中”。
15.玄圃:一作“县圃”。传说为昆仑山巅名,乃仙人所居之处。
16.潇湘:指湖南的潇水、湘江,潇水在零陵县人湘江,合称“潇湘”。
17.悄然:不知不觉貌。
18.天姥:山名,在今浙江嵊州东、天台西北。杜甫早年游吴越时曾到此,《壮游》诗有“归帆拂天姥”之句,可证。
19.清猿:猿的叫声凄清。李白《梦游天姥吟留别》:“渌水荡漾清猿啼。”
20.反思:回想。
21.蒲城:即奉贤县旧名。因唐睿宗李旦死后葬于蒲城西城西北之桥陵,遂改名奉先。
22.元气:生成天地万物的原始之气。
23.障犹湿:是说墨迹未干。
24.真宰:指天神。
25.春还:春回大地。
26.暝:暮夜。
27.沧浪:多用于形容水包极清。
28.青溟:青色的大海。
29.欹:倾斜。
30.侧:旁边,不在中央。
31.秋毫末:指所画岸、岛等景物细致入微。
32.湘妃:传说中舜的两个妃子——娥皇、女英。舜死后,二妃痛哭。泪珠洒落在竹子上形成斑点,名湘妃竹。
33.鼓瑟:语出《楚辞·远游》“使湘灵鼓瑟兮”。湘灵,即湘妃。
34.刘侯:指刘单。
35.天机:犹言灵性。
36.入骨髓:是说酷爱作画。
37.挥洒:挥笔洒墨,指作画。
38.莫比:无人可比。
39.聪明到:犹言绝顶聪明。到,至、极。
40.心孔开:心窍机灵。
41.貌:描画,描摹。
42.若耶溪:在今浙江绍兴市南若耶山下。
43.云门寺:临若耶溪,风景优美。杜甫年轻时曾到此。
44.胡为:为什么。
45.泥滓:泥垢,比喻俗世。
46.青鞋布袜:隐者所服。
译文
走进刘单家厅堂,一抬眼就看见山水屏障,其枫树之生,烟雾之起震撼人心。
刘单刚画完了描绘奉先县的《赤县图》,又乘兴画出了这幅充满隐逸情趣的山水障子。
画师虽然很多,但是一个好的画师确实很难得的。
从刘单呕心沥血画山水障子来看,可知他是酷爱绘画艺术的。
刘画水平超过了杨契丹、祁岳和郑虔等著名画家。
所画山水神奇秀美,逼似玄圃和潇湘。
看了画中境界,不禁使自己仿佛回到早年游过的天姥山又听到了猿猴凄清的叫声。
回想前夜刘单作画时大风大雨,好像是惊动了蒲城的鬼神。
刚做好的山水屏障墨迹未干,让人联想到女娲补天的神话传说。
春天归来,野亭外长满了野花野草,水中的孤舟上,渔翁正趁着暮色钓鱼。
水非常清澈,也非常的深,水面非常开阔,倾斜的小岛上景物细致入微。
屏障上的江岸还有竹林,沿江生长的斑竹活灵活现。
刘单天生聪慧,又非常的喜爱作画。
现在有两个儿子,挥笔洒墨也无人可比。
大儿子绝顶聪明,能在悬崖里画上老树。
小儿子心窍机灵,相貌还如同童子一般。
若耶溪,旁边有云门寺,风景优美。
我被刘单所画盛景吸引,不禁心驰神往,忽有归隐的想法。
创作背景
这首诗作于天宝十三载(754年)。奉先县在长安东北二百多里,县令为杜甫妻子杨氏的族人。当时长安秋雨成灾乏食,杜甫遂将妻子儿女送往奉先暂住。在那里他认识了善画的县尉刘单。这首诗为题画诗,诗人为记录刘单父子画山水屏的技艺和经过,使人如睹名画,于是创作了这首诗。
作品鉴赏
赏析
这首咏画长歌的开端,确实来得突兀,令人惊奇。南宋时,杨诚斋就指出这是惊人之句。虽是惊人,但并非没头没脑地虚张声势,而是合情合理的实叙起因。天宝十三载秋,杜甫因长安米贵,送家属到奉先县寄居,才有机会见到刘少府和他画的屏障,这不但使我们知道刘少府名单,更对我们理解这开端大有好处。杜公去拜访刘县尉,走进他家厅堂,一抬眼就看见山水屏障。“堂上不合生枫树,怪底江山起烟雾”,拿现在流行的术语来说,就是主人震撼人心的作品,对杜甫这个审美主体所发生的效应。这屏障一下子就能把眼力很高的杜公摄住,足见其绝非凡笔。枫树之生,烟雾之起,又用语言画出了画的真实生动,使人目眩心移,惊奇赞叹。从诗的章法看,开端这两句,就足以笼罩全篇。
惊奇赞叹之际,杜公自然要向主人问起屏障的来由。所以接着“闻君扫却赤县图,乘兴遣画沧洲趣”。唐朝人画画,是不兴题款的,更没有题上“某某图”或一段诗文,所以杜公因问而得闻。“扫却”是落笔迅疾,足见刘少府绘事之精熟。唐人山水画中,也就有写实的,如杜公后来在成都所咏“蜀道地图”。先画赤县图,引起了画兴,于是“乘兴遣画沧洲趣”,这不拘泥于实景的写意,画家的精神自由,情趣酣畅,技巧也就能充分发挥。“沧洲趣”这三个字,实是全篇之眼,亦即主题思想之所在。谢朓之宣城郡出新林浦向板桥》:“既欢怀禄情,复协沧洲趣。”“沧洲趣”就是与仕宦之情相对立的隐逸之趣。这首歌行写到的三方面,一是画家刘少府,二是他的作品山水障,三是诗人自己,这三者都由沧洲趣绾合在一起。
“画师亦无数”以下六句,算是第二段,赞美刘少府是难得的画家。这赞美分三层说,一层说画师虽多,好手难遇。而你这画使我心神俱融,足见你极重绘事,功力深厚,不愧好手。二层说当代名家祁岳、郑虔都赶不上你。三层说即使是前代名家杨契丹,你也远远超过了。三层递进,越赞越高。照张彦远《历代名画记》的记载,杨契丹的画列为“上品中”,那么,刘少府就该是“上品上”了。刘少府可能就是后来代宗时被宰相元载援引的礼部郎中刘单,然至今没有发现有关他善画的记载。
盛赞画家其人,接着便落实在画上,“得非玄圃裂”以下八句,从大处着眼,写屏障山水的奇妙入神。这画中的山水是不可实指,难以名称的,“得非玄圃张,无乃潇湘翻”,于是以怪叹的语气喝起,昆仑山颠的玄圃是仙人所居,流向洞庭的潇湘也是神人所在,玄圃的山分裂到画上,潇湘的水翻腾在画上,这种神奇超妙可以想象而难以言传。如果光是这样比譬,还是虚了一点,接着进一步坐实:“悄然坐我天姥下,耳边似已闻清猿”。诗人这一坐进去,令人有了恍如眼前的感觉。宋时黄山谷就化用此意,写了一首题画诗:“惠崇烟雨归雁,坐我潇湘洞庭。欲焕扁舟归去,故人言是丹青。”画的神妙,形容到此地步,也算到顶了。殊不知到顶还要上天“及思前夜风雨急,乃是蒲城鬼神入,元气淋漓障犹湿,真宰上诉天应泣”。画能移人还不箅,更神奇到足以惊天地、泣鬼神,而且借用本地风雨,说得煞有介事,活龙活现。于此,我们不得不惊叹杜公诗思之瑰奇,这样写法也沾溉后人不浅。李贺的《李凭箜篌引》“梦入神山教神妪……石破天惊逗秋雨”,便是从此化出。如此的浪漫夸张,之所以令人神往,在于“元气淋漓障犹湿”,画上水墨的渲淡变幻便是它生发的实处。
杜公不愧是卓越的鉴赏家,他不但能深赏画趣,深通画理,而且还深知画法。上面八句勾出了全幅屏障的大势“野亭春还杂花远”以下六句,便描绘了画中的细节,这样的顺序,也是和一幅山水的创作过程是一致的。“野亭春还杂花远”,是陆地近景,“渔翁瞑踏孤舟立”,是水中近景,“沧浪水深青溟阔”是水的中远景,“欹岸侧岛秋毫末”是水边远景,“不见湘妃鼓瑟时,至今斑竹临江活”,又是水边的近景。能辨清竹子的种属,必须是画的下方近处。这六句写法之妙,不仅看出山水的回环交错,近细远略,而且还使我们仿佛随着杜公仔细观赏时视点的转移。
“刘侯天机精”以下至篇末,犹如作画最后收拾点缀,毫发无憾,总束全篇。“刘侯天机精,爱画入骨髓”,照应前面“知君重毫素”,说刘天资颖异,又喜爱绘事至于刻骨沦髓,工力之深,不言而喻,这就点明了他的画出神入化的原因。“两儿郎”六句,人与画同时补收,俱臻完美。一位艺高当代的画家还有两儿克绍箕裘,一幅神奇的山水屏障添上老树山僧和童子丽更饶情趣,都使人心悦意快,笔锋一转,说到诗人自己。“若耶溪,云门寺,吾独胡为在泥滓,青鞋布袜从此始。”这看起来,似乎收得太突然,前代评家们都说到这点,但未说出所以然。其实,只要明白杜公通篇都没有离开画面,也就不会感到突然了。
全诗或虚或实,波澜层出,生动传神,笔力饱满,脉络分明,实为古代题画诗中的珍品。
评价
宋代许彦周《诗话》:“画山水诗,少陵数首,无人可继者……苕溪渔隐曰:少陵题画山水数诗,其间古风二篇尤为超绝。荆公、东坡二诗悉录于左,时时哦之,以快滞懑。”
宋代黄彻巩溪诗话》:“反思前夜风雨急,乃是蒲城鬼神入。元气淋漓障犹湿,真宰七诉天应泣。”……此皆穷本探妙,超出准绳处,不特状写景物也。
宋代杨万里诚斋诗话》:诗有惊人句。杜《山水障》:“堂上不合生枫树,怪底江山起烟雾”,又“斫却月中桂,清光应更多”。
明代钟惺《唐诗归》:钟云:唐突得妙。钟云:追写冥理,疑畏交集。钟云;从何处插入。
明代周珽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:起便见画得妙,“得非”“无乃”“悄然”“已似”并“裂”字、“翻”字,便入画妙;“野亭春还”四句,描写兴致;“若耶”“云门”,见画中景象仿佛。徐中行曰:亦奇,亦脱,是何等气韵生动,摹拟逼真!蒋一梅曰:信口拈来都妙,自有画意。末,动人谋隐之思。周启琦曰:诗成画外之意,画写意外之情:妙得诗画三昧。
明代王嗣奭杜臆》:画有六法,“气韵生动”第一,“骨法用笔”次之。社以画法为诗法,通篇字字跳跃,天机盎然,见其气韵。乃“堂上不合生枫树”,突然而起,从天而下;已而忽入“前夜风雨急”,已而忽入“两儿挥洒”,突兀顿拌,不知所自来,见其骨法,至末因“貌山僧”,转“云门若耶”、“青鞋布袜”,阕然而止,总得画法经营位置之妙。而篇中最得画家三昧,尤在“元气淋漓障犹湿”一语。试一想象,此画至今在目,真是下笔有神;而诗中之画,令顾、陆奔走笔端。
清代何焯义门读书记》:是“新画”。皆有“新”字在。大概写。跌断,插人四句。新障变化曲折,并奉先少府亦不漏略。言其明。言其暗。言其平。言其侧。“野亭”以下六句细写,逐层不乱。带叙。画其高处。画其下处。四句又将大处细景补出。暗应“新”字结。
清代张谦宜《茧斋诗谈》:中间“反思前夜风雨急”四句,向笔墨通神处一衬,将前后实写底俱映得灵异深沉,此以虚运实之妙。
清代乾隆皇帝《唐宋诗醇》:起处飞腾而入,末则余波绵邈,中间忽然顿挫,刻意奇警,与李白《同族弟烛照山水画壁歌》用意正同而各极其妙。
清代沈德潜唐诗别裁》:惊风雨、泣鬼神意,写来怪怪奇奇,不顾俗眼。见画时思游名山,神游题外(末句下)。题画诗开出异境,后人往往宗之。
清代杨伦杜诗镜铨》:突兀。张上若云:以画作真,落想甚奇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诗亦若有神助。邵子湘云:忽接景语,妙。指点极缥渺。结到移情处,宛入真境,神游题外,尤觉去路邈然。字字飞腾跳跃,篇中无数山水境地人物,纵横出没,几莫测其端倪。
清代叶矫然《龙性堂诗话初集》:“沧浪水深青溟阔,攲岸侧岛秋毫末。不见湘妃鼓瑟时,至今斑竹临江活”等句,笔底烟云,透出纸背,无能继者。
清代方东树昭昧詹言》:章法作用,奇怪神妙,此为第一,韩、苏以下无之。起突写二句,妙。下始接叙画,已奇矣。“画师”以下,接叙人,作两层跌入。“得非玄圃”数句,又接写画,乃遥接“烟雾”句下也,却隔两段。“耳边”句,随手于议写中起棱,“反思”四句棱汁。“野亭”六句又接写画,乃遥接“闻猿”句下也,却隔一段。“不见”二句,又于写中起棱。“刘侯”一段铺叙,乃接“杨契丹”句下也。每接不测,奇幻无伦。“若耶”四句,另一意作结,乃是兴也,远情阔韵。
清代施补华《岘佣说诗》:起手用突兀之笔,中段用翻腾之笔,收处用逸宕之笔,突兀则气势壮,翻腾则波澜阔,逸宕则神韵远:诸法备矣。须细细揣摩。
作者简介
杜甫(712~770年),字子美,尝自称少陵野老。举进士不第,曾任检校工部员外郎,故世称杜工部。是唐代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,宋以后被尊为“诗圣”,与李白并称“李杜”。其诗大胆揭露当时社会矛盾,对穷苦人民寄予深切同情,内容深刻。许多优秀作品,显示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过程,因被称为“诗史”。在艺术上,善于运用各种诗歌形式,尤长于律诗;风格多样,而以沉郁为主;语言精炼,具有高度的表达能力。 存诗1400多首,有《杜工部集》。